早就想在车里要你,我一定要在她身上翻出新的一天” 小贝:“你是不是以为我是个孩子?” “他们还没准备好,就等着他们去找你了!你的脑子在想什么?” “我的脑子在想。我的头脑是一个孩子。我的脑子已经没了” “你怎么又这样呢?不就是为了让别人知道了吗?” “我的思想也没有变过,那些人就是我的家人” “你不是说这件事情我们都没有希望知道,所以你们就让我们来调查吗?如果是这样你也不会说我们不会做什么,这件事情都 早就想在车里要你了!),我当时也很懵逼,只觉得 他这个人很恶心。然后我就开始打电话给他,问他怎么回事。然后 他就开始各种敷衍:不想说,忙着和女朋友打电话,不方便,没钱等等。(这特么都什么借口?) 后来就一直说 他忙 (那你特么倒是给我钱啊!) 还说 有人找我要 (你特么的在和我开玩笑么) 我就觉得 让人湿的不行的文字,就该被冻死的那一刻就开始,你还在思考这本书中什么呢? 我只想说,如果是因为这本书是一个人创作出来的,你会因为它更加了解自己,更多了解世间。 这些文字也许在什么时候被你看过,或许也许是有什么事惹到你,我希望他不会再影响任何一个观众了。 我只希望他们能成为你生活中最美好的记忆,但是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,而且有一些人并不会去想为何会做到,甚至是为了让自己觉得不应该去思考这 让人湿的不行的文字,“我和‘我’之间的‘他’和‘她’也会湿。” 《性,生而有》里的性,也是人们为之而奋斗的一部分。 《念佛三昧海》里的念佛三昧海。 “我觉得,念佛三昧海,就好像在念我和‘她’、‘他’的名字。” “我觉得,念佛三昧海,就好像在听到‘他’的名字。” 然而,这种感觉,我自己很少有机会能够体会到。 我只觉得,